关注电玩巴士

随时随地,获取最新游戏资讯

退出
WOW

8.0漫画第三部风行者三姐妹 漫画作者访谈

发布时间:2018/6/11 18:02:19 来源:NGA 作者:麦德三世

前段时间,WoW Chakra采访了《三姐妹》的三位作者。这里稍微翻译一下采访内容。

注:WoW Chakra是个西班牙文网站,但采访用的是英语。

注:这访谈假定你只看了预览,还没看完整篇漫画。

剧本:克里斯·戈登、安德鲁·罗宾逊

情节:史蒂夫·达努泽

8.0漫画第三部风行者三姐妹 漫画作者访谈

在策划《争霸艾泽拉斯》的铺垫漫画的时候,你们为何要选择风行者姐妹作为这三部漫画之一呢?

克里斯·戈登:在我们决定这件事的时候,史蒂夫已经为我们设计了一个故事基调。

史蒂夫·达努泽:没错,风行者家族是魔兽宇宙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她们的姐妹关系夹杂在联盟与部落的纷争中。温蕾莎和希尔瓦娜斯都已经在游戏里出现了很久了,但奥蕾莉亚却从第二次大战失踪至今。直到我们来到阿古斯,才有机会让温蕾莎和奥蕾莉亚重逢。

这个事件注定了三姐妹总有一天要聚到一起互相谈一谈。她们有各自的经历和各自的世界观。从奥蕾莉亚视角看,她已经离开了她们一千年了——然而她直到最近才了解到希尔瓦娜斯的死,以及变成女妖统治被遗忘者和部落的事。

我本来的主意是写一篇短篇小说,每人一个段落,从三姐妹的不同视角讲述她们重新聚到一起的故事——但之后我们又想,除了把它写成一篇短篇或者展示在游戏里,是不是变成漫画更有意思一些?于是克里斯推动了这个创意,让整个故事活了起来。

你们三人有着差异极大的写作背景——克里斯经常写长文,安德鲁的专业是漫画和动画,而史蒂夫是主打游戏内容。你们是如何在创作这篇漫画的时候进行协调的呢?

克里斯:我喜欢堆砌文字,所以我得想办法缩短他们,好把它们放进漫画里。安德鲁在漫画和动画方面的深厚经验帮了我很大的忙。

克里斯:在魔兽宇宙里,这几种不同的媒介可以非常融洽地混合在一起。我在《战争罪》小说里重点描写过温蕾莎和希尔瓦娜斯,因此在这篇漫画里我可以和许多当时发生的事情呼应起来——然后又可以进一步与游戏相呼应。我最欢的(同时我相信也是许多玩家喜欢的)一段部落任务是女妖之王的项链任务。那段任务非常地优美、非常地悲伤。所以我就想,如果这样呢:三姐妹的母亲用三块宝石做了一枚项链,然后把它交给了奥蕾莉亚。然后奥蕾莉亚把它分给了她的姐妹们,一人一块?我在《战争罪》里描写了这一元素,在故事里,这让希尔瓦娜斯和温蕾莎得以聚到一起。而现在,我们终于有机会让三块宝石团圆了。这项链本身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象征。

正如史蒂夫所言,奥蕾莉亚和图拉扬从他们视角看已经离开艾泽拉斯一千年了。这会如何改变他们看待世界局势的方式呢?

史蒂夫:这是挺难构思的一个东西——他们离开的时间比他们待在艾泽拉斯的时间要长无数倍。于是正如我们在漫画预览中看到的,他们站在暴风城外各自的雕像前。试想你回到了一个你离开了一千年的世界里,发现人们都以为你死了,然后还给你们造了雕像来纪念你,我想你多半会想去看看你的雕像,对不对?这是非常符合“人之常情”的,同时这也能成为你与这个世界重建联系的方式。

我们之前发布了一段广播剧:《千年之战》,在广播剧中我们也试着探索了这一元素,我们展现了图拉扬和奥蕾莉亚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们的儿子:阿拉托。阿拉托是奥蕾莉亚的指路明灯——正如我们在漫画中展现的那样,她受到了暗影和虚空的轰炸。在游戏里,她告诉玩家这些“声音”一直在纠缠着她,即使是在她和其他人谈话的时候,但你无法实际感受到这一点,她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的精灵,完全控制了那些低语。然而在漫画里,你可以真切地看到虚空的低语在格子里咆哮:“杀了他们!杀了他们!杀光他们!解放你自己!”这点是我们在其他媒介里没法做到的。

安德鲁·罗宾逊:这也是这种跨平台讲故事的方式之所以如此丰富的原因。每样都可以都可以互相协调,互相补充,甚至你在享受游戏或者这部漫画的时候不需要全盘了解所有的东西。然而如果你好好做过任务,然后听广播剧、读小说和漫画,你会对整个故事有着更深入的了解,更有助于调动起你的情绪。

在漫画中,图拉扬建议奥蕾莉亚把与希尔瓦娜斯会面的计划告诉给安度因。那么图拉扬对联盟的奉献之心在那一千年里是否都持续着呢?还是他在最近的一些事件里再次强化了他对联盟的忠心?

史蒂夫:我想是两者都有。他的过去显然与联盟有着很强联系。他是最初的圣骑士之一。他认识许多在联盟中献身的英雄。在这些背景下,他又遇到了艾泽拉斯如今的英雄和勇士们。

在漫画的时间点下,他已经在和安度因合作。他看到安度因信奉圣光,看到他试着救助这个世界,同时还是个非常有礼貌的人——他把他们当做客人来接待。

安德鲁:毕竟他也不是五分钟前才刚回来。在漫画中,他可能已经回到艾泽拉斯有月余了。

史蒂夫:是的——现在我们能在联盟的同盟种族任务线里看到图拉扬。是他征召了光铸德莱尼。他们是圣光军团的成员,而图拉扬在扭曲虚空中与阿古斯的恶魔进行过长期的战争。我们将看到他与安度因互动,并代表他们发声:“我们拥有这样一支军队,你一定会需要部队的,而我知道如何号令他们。”

风行者姐妹各自经历了完全不同的生活。那么是否有什么角色要素是她们依然是风行者——某种即使她们有着那么多的不同,但内在依然共有的东西?

安德鲁:我认为这正是这篇漫画的存在意义。她们彼此有很多年没见过面了,他们想要知道她们是否还拥有家人。

克里斯:我想漫画的第一句话就体现了这一点。她们都想要回家,想要拥有家人。

史蒂夫:在希尔瓦娜斯被杀之前,在奥蕾莉亚离开之前,她们是完整的一家人,他们爱自己的国家、爱银月城、爱奎尔萨拉斯、爱太阳井。而风行者在高等精灵的历史中也非常重要——然而你现在看到的是她们国破家亡、各奔东西。然而我认为她们对彼此视为家人的存在都拥有非常强烈的感情——尽管每个人抱有的感情可能大相径庭。

于奥蕾莉亚而言,她的的决定是。为了保护她的儿子、为了保有她的家人,她有一场必须要打的战争,无论这会持续多久,付出多少代价。于温蕾莎而言,她在部落攻击塞拉摩时失去了丈夫罗宁,她想要把余下的人生奉献给为她的双胞胎儿子创造一个更加美好的世界。至于希尔瓦娜斯——我认为必须重新定义家庭这个字眼对她的意义。

然而我认为她们依然拥有可称为共同目标和承诺的东西。显然,对她们来说,这些东西的优先度不同,但这篇漫画里她们仍然表现出了某种共性。然而问题是,这种共性是否能长远地把她们联系到一起呢?

最初设计这部漫画的时候,你们都为这三姐妹之间的互动构思了怎样的可能性呢?

史蒂夫:克里斯在《战争罪》里描写了希尔瓦娜斯和温蕾莎之间一个重要场景,我觉得我们在那里看到了一种可能的结果。当时温蕾莎差点就彻底地投向了希尔瓦娜斯,丢掉她的生命,与她的姐妹在一起。然而希尔瓦娜斯又会如何看待温蕾莎最后的拒绝呢?我们之前一直没有收起那条线。

在《军团》中,温蕾莎一度告诉过奥蕾莉亚希尔瓦娜斯的所作所为,奥蕾莉亚的反应大致是“我不敢相信——我拒绝相信——我的妹妹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我也不相信我的妹妹会站在部落那边。”这里给了我们许许多多潜在的可能性和紧张感。你永远也无法想象这样的家人团聚会是什么样的结果——你想要见证它,但却又不想。.

尽管身处敌对阵营,奥蕾莉亚和希尔瓦娜斯却都成为了一帮被流放者的领导人……

史蒂夫:是的——我们在《争霸艾泽拉斯》中引入的另一个联盟同盟种族正是虚空精灵,正如你所说的,他们是如今血精灵社会的流放者。奥蕾莉亚将他们视为同志,并决定为他们做出表率——正如希尔瓦娜斯对被遗忘者所做的那样。然而奥蕾莉亚和希尔瓦娜斯是否察觉了两人之间的这一共同点?有时候你甚至无法全盘理解你最亲近的人。而有时候,你可能也会过于深陷于你自己的视角。

此外,不要忘记这一切所发生的背景:一场战争正在酝酿。我们希望将这个故事设置在这一特定的时间点上——在阿古斯之战结束之后,但却在《风暴前夕》的事件之前——因为只有在这时候,这三姐妹才有可能会聚到一起。

这篇漫画第一页的第一格是三姐妹站在一起,似乎共享着一份宁静。你们为何决定要用那张图、那个看似平静的瞬间来开始这个故事呢?

克里斯:漫画的要点之一便是让画面来叙述故事。在故事中的很多处地方,我们去掉了对话描写而把镜头聚焦在三姐妹身上,让图片来指引读者。我想让那张图片出现在漫画的开头——一方面是这个画面是之后发生的事情的关键之一,另一方面,我想要从这个瞬间开始,因为在那个时候,一切看起来似乎都有可能。

安德鲁:而我们想要让读者感觉到“哇,这真是惊人!她们是怎么能有这样和平相处的瞬间的?接下去他们会做什么?”而随着故事的进行,读者可以一边思考这件事。

能否谈谈你们是如何与这部漫画的美术合作的?具体流程是怎样的呢?

克里斯:在我们决定好创造一部漫画的时候,我们参考了许多的画风和艺术家,并试图从中找出最适合讲这个故事的风格。这部漫画的重点之一是,它聚焦于三位女性——强大、美丽的传奇女性——她们的外表却并不完全像是人类——因此我们想找的是能让角色看起来伟岸而强壮的画师…………

安德鲁:同时也需要能够捕捉她们的表情。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一件事——尤其是在此类故事中——乃是确保你想要传达的表情能通过画面传达给读者。

史蒂夫:此外,即便三人是亲姐妹,她们仍拥有各自的风貌。我认为画师抓住了关键,令她们得以体现出不同的美。

最后一个问题:温蕾莎知道希尔瓦娜斯打算把她变成亡灵吗?假如她决定实施《战争罪》中的计划并加入她姐姐的那一边的话?

克里斯:我想她是不知道的。她怎么可能知道呢?希尔瓦娜斯怎么会告诉她呢?然而有趣的是,希尔瓦娜斯却不觉得那是件坏事!

安德鲁:当然,希尔瓦娜斯认为这只是她们永远在一起……的一种方式!

克里斯:希尔瓦娜斯的想法可能是温蕾莎会抛开她的孩子们,因此她无需再顾虑她们;两人可以共同统治被遗忘者,这对她来说将是很赞的一件事。

安德鲁:在描绘希尔瓦娜斯的过程中,非常有趣的一件事是如果你从人类的视角来观察她,她作出过许许多多可怕的事情。你可能会非常反感一个人杀死她的亲妹妹好让她们“在一起”。然而如果你回头思考希尔瓦娜斯至今为止的共性——保住她的家人、让人民永存——那么她仍然在做同样的事情,只是环境变了。

安德鲁:此外,我会说希尔瓦娜斯拥有无法填补的孤独感。她指挥着一支军队,但她却没有任何一个能让她视为对等的存在。而她有一个妹妹,她对她拥有着许多美好的回忆——从她的视角来看,她是在确保她的家人,让自己永远不会再孤独。

史蒂夫:对于我们的家人,我们也经常会有那样的疑问:“为什么你不能理解我的选择?我们在许多问题上都保持了一致,而我做这件事的理由和我以前所做的事完全一样——你为什么不能理解?”然而有些时候,当你以外部的视角来看待它,你很难对其中的恐怖和代价视而不见。她们三人依然存在着共同点,这是我们将在漫画里找到的东西……然而这是否足以让她们继续在一起,还是说她们将永远地分道扬镳?

提示:支持键盘“← →”键翻页 阅读全文

相关推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