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电玩巴士

随时随地,获取最新游戏资讯

退出
WOW

玩家心情:我只是个在艾星上奔跑的小侏儒

发布时间:2017/10/20 15:02:10 来源:NGA 作者:UID8144176

玩家心情:我只是个在艾星上奔跑的小侏儒

  最早认识魔兽,不是从魔兽争霸开始的,而是BLZ的另一个游戏星际争霸。在那个网络远没有现在发达的年代,年少无知的我,不知道什么是BLZ, 不知道什么是魔兽。

  只是在网吧里看到大家都在玩星际,我也只是跟风跟着玩,后期星际争霸出了一个版本,星际争霸魔兽版,觉得很有意思, 熟悉的飞机航母大象变成了各种奇怪的怪兽。

  接着 WAR3横空出世,完成剧情后,常常为阿尔萨斯从一个为了保护自己国家的王子变成杀父弑师的死亡骑士,而感慨万千,也为在海加尔山圣战中, 各种族为了抵抗阿克蒙德和燃烧军团大军付出的巨大努力和牺牲而感到钦佩。

诞生

  wow刚出来的时候,我是不感兴趣的,看过宣传,觉得人物样子好丑,和本人的审美观不符。

  直到身边的人越来越多的加入到那个世界,有一次看他们打熔火之心的拉格纳罗斯,朋友用外放,我第一次听到了有人在指挥, 心里一阵纳闷:怎么玩个游戏还有人指挥别人怎么玩的?

  TBC开放,闲暇之余,偶尔看他们玩WOW,却发现里面多了我很多在WAR3里面熟悉的人物和场景:伊利丹、基尔加丹以及海加尔山圣战。

  于是,在询问了朋友的服务器后,一个名为幻月苍狼的侏儒术士,诞生在了丹莫罗的寒脊山谷。

  加入时的版本是2.4末期,当然,作为一个刚刚出生,还是1级新手的我,是没有机会参与开荒SW那种高大上的副本的。

  和朋友调侃,说自己身上有3套装备可以替换,当面就被朋友打脸,拆穿那些只是价值几铜灰色卖店货,然后2个一起哈哈大笑。

  在朋友的帮助下,学会了使用插件,调整界面,设置键位,一路跌跌撞撞到达5级,期间和天使姐姐亲密接触了好几次,终于在洞口接到了去丹莫罗送酒的任务。

  再见了,那位让我在壁炉旁喝杯酒暖暖身子的老板,再见了,那位整天拿着酒杯跳舞的矮人大叔,我要带着我那名为舒比斯的小鬼,离开这里,为拯救艾泽拉斯, 夺回诺莫瑞根努力了

  穿过山洞(被穴居人弄死了2次,发誓长大后回来报仇),到达丹莫罗,依旧白雪皑皑,出现了会主动攻击玩家的红名怪,一路死死死。

  朋友看不下去,用他的法师号送我去了暴风城,让我去艾尔文深林找同等级的玩家一起练,走出法师塔,我看到了暴风城的宏伟。

  开始被这个虚拟世界折服。

  小白的我没在暴风接到任务,只好百度暴风回丹莫罗的方法

  坐上地铁,郁闷怎么在魔兽的世界里会有这种高科技,穿过海底,被玻璃外展现的海底世界所震撼,(后来在丹莫罗和暴风城之间那个海沟里游了好久, 没找到尼斯湖海怪在哪),回到了当时联盟最大的贸易中心,熙熙攘攘的铁炉堡。

  不小心点到卫兵,发现被职业歧视,很不爽,练到10级,又被朋友拉回暴风,去带我刷死亡矿井。

  刷出火石,朋友闪了,有了蓝色武器,一阵狂喜,想装备,装备不上,等级要求18,中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回暴风学技能,问卫兵术士训练师在哪,没被职业歧视, 一阵感动,但是还是找了一小时才找到训练师在哪......

  赤脊山最后部落堡垒的2个精英任务,一个人是完成不了的,几次尝试未果后,到了同等级的4个人走了过来,于是有了第一次组队经历,完下来发现一个矿, 同队的其他4个队友都想挖,于是很和谐的同意一人去挖一下。

  我很清楚一个矿只能挖3下,至于谁没挖到,我就不得而知了,他们邀请我去一起去打血色,没同意,后悔了很久。

  暮色雨林的任务很经典。

  摩根·拉迪莫尔,最后一步,女儿的爱,在十字架前跪了下来:“拿去吧,我的剑。 ”

  斯温的复仇:“现在走吧,英雄,愿命运指引你再次回到我身边。”

  斯塔文的血色爱情。

  藏尸者为了复活自己妻子不惜背叛所有人。

  第一个号练级过程很枯燥,急于求成的我,用某种不可描述的方式弄到了一点G,开始各种求带,血色-ZUL-STSM。

  50级职业任务 费伍德森林那个巢穴简直反人类

  最后要去打神庙,没人,组队频道求组了半天,一满级战士带他基友就顺帮我把任务完成,很是感激。

  任务奖励,名字和造型都很符合术士

  很快到达58,到火星。在地狱火半岛陶醉于外域那美丽的星空和月亮,毫无悬念的被魔能机甲踩死无数次。

  60级兴冲冲去做大马任务,花了几千G(当时点卡2500一张)买齐任务物品

  结果第二天开3.0,大马直接可学,被当作笑柄嘲笑至今。

  64级脑袋发热去打法力陵墓,灭到装备全红才打了过去,被人喷不会用恐惧控怪云云, 不断自责是自己的不成熟才导致灭得这么惨(后面才知道这次其实是MT不会拉)。

  68级影月谷,诅咒圣坛,无知的我在没队友的情况下,召唤了石头人,绝望中,一道黄光从天而降,身上出了一对翅膀和一个盾,BOSS随即转头,那一刻, 我看见了圣光。

  满级后以为可以马上起飞,打倒基尔加丹,拯救艾泽拉斯,无奈只能日常,声望,牌子先刷刷刷。

  原本以为没机会击杀基尔加丹了,但是国服漫长的TBC给了我时间,KLZ-ZAM-海山-BT。

  满天的G团,没钱的我只能去ROLL团,于是听到最多的3句指挥就是。

  “BUFF起,开怪”“YY”,"所有人远离尸体"。

  凑齐4T6,手握混乱之刃,腰间挂着妖术之颅的我,终于有了可以找个公会团,杀进太阳井的资本。

  术士,就要学会忍受寂寞和习惯与你的恶魔为伴,直到你满级混出头的那一天,我做到了。

  在此感谢那一位带我进入团队的术士,灰烬重生,他教会了我很多个人在团队里的守则,受用至今。

  好景不长,第二天团长和会长大吵一架,团长带着10几个主力离开自己单干,讨论中,我听到了这公会以前的名字,“乱世浮生”。

  没有任何犹豫,打开公会名单,右击我的名字,退出公会。

  (乱世浮生是本服著名毛会,24小时被人在交易频道和组队频道刷的那种,改名了我没认出来)

  在铁炉堡发呆的我,遇到我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团长,开始我真正意义上的RAID。

  那版本火毁简单粗暴,火焰花,食物、药水、合计、 不停优化输出手法,终于让我赢得了团队的信任和队友的尊重。

  穿着大半身SW毕业装备的我,站在铁炉堡感受路人羡慕的目光,求组KLZ,进组2分钟后被踢,问之,答曰“8000血的环保不要”。

  跟着活动了半年,期待已久的诺森德的雪,终于降下了。

  “听到了嘛,阿尔萨斯,银色北伐军来了,圣光将摧毁你的王国”。

  团长因为生活, A了,剩下指挥继续带着我们打TOC,开荒PT小强,团队伤害不够,团队唯一术士的我,在极不情愿下,切了恶魔天赋。

  立杆见影,我的DPS瞬间垫底,半个团的法系伤害大了一圈,BOSS倒下,YY里所有人都在欢呼,我默默的掏出了炉石,从此不再积极活动, 也发誓从此不再玩恶魔天赋。

  25H小强挡住了团队继续前进的脚步,ICC开放第一周,团里的主力法师突然退会,他的几个朋友也相继离开,团队随之崩溃,我在此时生活和感情上同时遭受重创, 被迫离开。

  2个月后才又回到艾泽拉斯,进了个10人团,开始对抗巫妖王,从4月底打到6月初,灭了将近50次,LK终于倒下, 我也知道,我的RAID生涯, 也结束了。

旅行

  找到机会进入了服务器排名第二的公会。开始养老。 这一呆,就是5年,我发誓无论如何,都不会跟这公会的一团(开荒团)活动, 也把名字改成了现在的“流云追月”。

  往后的数个版本中,公会术士一直很缺,会长也很多次诚意邀请我参加公会活动,都被我拒绝了。(会长心软,不然我应该早被踢了,他不只一次在我面前说过, 不能跟活动的人,留着没用)

  会长在火源之地想冲服务器第一个25级公会,无奈同服的月泽公会太妖孽。

  考古,钓鱼,博学者成就,都是在这几年陆续完成的。

  重置的西部荒野任务,像一部侦探小说,只是可怜的范大小姐,被时间线无情的出卖了。

  东边的荒芜之地,红龙诺亚为了世界上最后一颗纯净的黑龙蛋,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3个爱吹牛的朋友为了是谁赶走了死亡之翼争论不休

  北边的东瘟疫之地,2兄弟为了能成为圣骑士而勇敢前进,小女孩帕米拉依旧在达隆郡等待着他的父亲。

  卡利姆多的黑海岸, 已经阴阳相隔的恋人依旧守护着他们对爱情的忠贞。

  月神之泪,一辈子一次的无敌。

  千针石林已成汪洋大海,那对地精和侏儒也从赛车比赛转成了赛船。

  曾经价值10WG,WOW唯一一本紫色食谱,CTM前做的,CTM后任务绝版,拿龙语傻瓜教程路过MC,没想到一次出了2个。

  于是,觉醒吧,雷霆之怒。

  为了蓝虫子沉迷考古,在塔纳利斯被奈总喷死数次,刷出BB各种送,期待可以换取一个FARM时进本捡垃圾跳成就的机会(从来没成功过)。

  本以为4.2海山日常反人类,公会里听到最多的一句抱怨就是:“老子这辈子都不想再做日常了”,直到MOP,欢迎来到日常.....欢迎来到潘达利亚。

  永恒岛开放当天,过了天神比武大会,带着雪怒喂变大饼干后在中场装逼不要太开心,10分钟不到被M着问怎么通关不少10次

结语

  这就是我,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WOWER,我身上没有任何服务器第一成就,没有耀眼的WCL成绩,甚至当前版本的千钧一发成就都拿不到。

  CTM后一直处于半AFK状态,跟过公会的2个休闲团,第一个团被25H火源的左右脚灭散,第二个是WOD的一个毛团,团长打着DKP名义玩CL, 装备只分自己人,碍于公会情面没有发风纪区举报。

  路人很多,好友只有几个,一个是第一任团长, 也是我第一个在网络上给出我个人真实信息的朋友,TOC的时候AFK,已失联。

  一个是25H火源的时候团里的一个"妹子"(男的声音无比清脆),她4.3本科毕业后去日本留学,已回国,AFK,偶尔在游戏里还能遇到聊上几句。

  第三个是leg带的一个留学妹子,玩得最嗨的一个,无奈相处太难,意见分歧越来越大,上个月她男友回去后不再理我,已失联。

  时光荏苒

  怀念艾萨拉飘落的红叶,玛拉顿地歌瀑布的壮阔,洛克莫丹的四季如春,莫高雷的青青草原。

  “你是我最强的护盾,我是你最锋利的宝剑”已成为遥不可及的梦想。

  曾经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已经离去的各位好友,所有那些曾经帮助过我的人,不知道各位现在是否安好。

  我会和一直陪伴在我身边的舒比斯,继续在艾泽拉斯的大陆上。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提示:支持键盘“← →”键翻页 阅读全文

相关推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