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电玩巴士

随时随地,获取最新游戏资讯

退出
WOW

魔兽编年史第三卷前瞻 全新内容及部分改动

发布时间:2018/4/4 18:21:02 来源:NGA 作者:古伊尔·毁灭之锤

魔兽编年史第三卷前瞻 全新内容及部分改动

基尔加丹与巫妖王

和过去一样,燃烧军团并没有放弃他们征服艾泽拉斯的希望和梦想。部落也许因为内战失败了,但基尔加丹有了一个新主意。他将制造天灾军团,一支只有一个目标的军队,一支不会和有着部落一样缺点的部队。兽人耐奥祖被捕获,因为古尔丹更为突出的作用,耐奥祖和基尔加丹之间的关系改变了,现在恐惧魔王也协助他折磨耐奥祖。耐奥祖的意志被击溃了,他同意成为巫妖王,被给予了他的盔甲、利剑霜之哀伤和由恐惧魔王建造的堡垒。恐惧魔王聪明地让霜之哀伤无法窃取他们的灵魂,所以玛尔加尼斯的灵魂并没有在阿尔萨斯击败他的时候被符文剑夺走。基尔加丹并不完全信任他的造物,所以他派恐惧魔王去监视所有情况,但耐奥祖很聪明,决意要向基尔加丹复仇,让他为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他作出一副顺从的仆从的模样,让燃烧军团进入这个世界,随着每一个灵魂的加入,他的力量越发强大。他戏弄着恐惧魔王,假装支持他们的计划,事实上想从他们的控制中解脱出来,接过对天灾军团的控制。

阿尔萨斯与巫妖王

阿尔萨斯被选中作为巫妖王的勇士,巫妖王观察着他试图对抗瘟疫。他的感召力、天生的领导才能和自信心,以及她的愤怒与绝望使他成为了一个完美的目标。他们指引着阿尔萨斯前往诺森德,然后让克尔苏加德将他引向玛尔加尼斯。穆拉丁被霜之哀伤引向了诺森德,这也导致了他们在魔兽争霸III中他们那偶然的碰面。

阿尔萨斯拿起了霜之哀伤,完成了他的复仇,也变成了巫妖王手下第一位死亡骑士,一心只想为他的主人服务。在过去的设定中,阿尔萨斯有着更多的个人原因而走上了这条诅咒之路,包括他怀疑自己、甚至是在即将合体前,昔日的低语仍然如同鬼魂一样缠绕着他(详细可以看War3最后阿尔萨斯CG,一路走上冰封王座时候是有很多的声音在说话,包括穆拉丁和乌瑟尔)。而现在更多的是为巫妖王服务,他的旅程最终将他引向这个融合,完成耐奥祖的计划,而幻象中他把霜之哀伤插入耐奥祖胸膛的事情并没有描述(巫妖王的崛起小说最后提到过这个幻象,同时提到的还有联盟部落联手对抗天灾、霜之哀伤对抗灰烬使者等等),相反是他们两个的灵魂同时存在一个物理躯体当中。

随着时间推移,阿尔萨斯认为和耐奥祖分享巫妖王的意志只会导致分歧、迷惑和混乱。只有一个意志能精确使用这种力量和它真正的潜力。阿尔萨斯试图压制兽人的灵魂,耐奥祖也几乎被彻底毁灭。阿尔萨斯坐在冰封王座上,对他完全控制巫妖王、成为天灾军团唯一统治者感到满意。数年之后,他意识到他错了。在他的意识深处,他能感觉到耐奥祖挣扎着想要觉醒,两人开始了对巫妖王力量永久控制权的争夺战。

耐奥祖最开始有着优势,因为他拥有这份力量的时间远比阿尔萨斯要长。但阿尔萨斯十分骄傲、固执和坚定。他发现了耐奥祖灵魂中唯一的弱点:他在为燃烧军团奴役兽人种族中所扮演的角色,这种罪恶感挥之不去。阿尔萨斯早已埋葬了他自己的罪恶感。谋杀他的父亲,被他杀戮的无辜者,还有他所有的背叛,他都不再感受到一丝一毫的悲伤和愧疚。通过意志的力量,阿尔萨斯攻击了兽人的心理创伤,将耐奥祖的灵魂撕成碎片。在巫妖王的躯体端坐在冰封王座上时,阿尔萨斯取得了彻底的控制。这过程对耐奥祖来说是痛苦的。阿尔萨斯不仅让他沉溺在他的愧疚中,还破坏了他的意志,让兽人的灵魂陷入越来越深的绝望中。当最终之战结束是,巫妖王的意识中只剩下耐奥祖悲伤的哀嚎。阿尔萨斯很容易就忽略掉它。

古尔丹之颅

一开始扮演顺从仆从的天灾现在与燃烧军团发生了对抗,并从他们的控制下解脱了出来。阿克蒙德必须被带到这个世界,克尔苏加德被太阳之井的力量复活,并腐化了这座力量之泉,让高等精灵——现在自称为血精灵——陷入了困境。天灾军团向达拉然进军,获得了麦迪文之书,但不止如此,他们还拿走了古尔丹之颅。这两件神器被卡德加送回艾泽拉斯,最开始并不太知道古尔丹之颅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只是见到它被伊利丹取得,而现在我们知道了提克迪奥斯事实上在阿尔萨斯和克尔苏加德从达拉然夺取麦迪文之书的时候加入了他们。

恐惧魔王取走了头颅,将更多的邪能灌注到其中,使其更加强大,更加适合用来腐化这片土地。而这个时间点正是伊利丹找到头颅的时候。在过去的设定里,阿尔萨斯是被命令去指引恶魔猎手去寻找头颅,而现在是所有计划都是他自己的想法。伊利丹吸收了头颅的力量和记忆,用它来击败了提克迪奥斯,拯救了这片土地,但他自己也被流放。

第三次大战

包括阿克蒙德、玛诺洛斯和末日领主卡扎克在内的燃烧军团被克尔苏加德带到艾泽拉斯,他们将目光投向了世界之树诺达希尔。世界之树在上古之战后便在新永恒之井上生长,而它的力量能让军团完成他们的目标,给予他们将萨格拉斯召唤至艾泽拉斯所需的能量。燃烧军团的计划并非没人注意到。其中一个便是麦迪文,他曾经被萨格拉斯腐化,打开了黑暗之门将部落带到艾泽拉斯。卡德加、迦罗娜和洛萨杀死了他,但他的灵魂飘到了现实的边界。他看着瘟疫扩散,触摸那些恶魔的意志去找出他们想要做的事情,并去警告这个世界即将要发生的事情。

他通过梦境与母亲艾格文接触,后者用自己的力量复活了他,让他得以去警告这个世界即将到来的威胁。并没有多少人对这个疯子的话感兴趣,但最后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带领着联盟的难民,萨尔带着从集中营里解放出来新建立的部落会面了,并同意相互合作。甚至连暗夜精灵也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正在发生。泰兰德唤醒了玛法里奥,将伊利丹放了出来但后来又将他放逐了。三个阵营在麦迪文的指引下联合起来。当他们尽力争取时间的时候,德鲁伊们用诺达希尔的法力引爆了阿克蒙德。麦迪文从远处观察着这个被战争撕裂的世界,他在阿克蒙德死后感到了心里的大石放下了。燃烧军团的入侵失败了。艾泽拉斯安全了,至少现在如此。麦迪文知道,像巫妖王这样的威胁,仍然潜伏在世界的角落,但他不能阻止他们了。他的力量正在消失,他感觉到自己在物理位面的时间即将迎来结束。就这样,艾泽拉斯最后的守护者消失了。

伊利丹与外域

阿克蒙德的计划是被阻止了,但巫妖王还存在,而且很快就摆脱了燃烧军团的控制。基尔加丹找到了伊利丹,并让他去杀掉这个任性的造物。暗夜精灵知道他需要盟友,也听到了一些关于上层精灵命运的流言。他用一个强大的法术去接触他们,并得到了回应。在瓦斯琪的带领下,娜迦与伊利丹结盟,但这并不是因为他们的历史……而是上古之神希望如此。他摧毁巫妖王的任务可能会在艾泽拉斯引起新的战争,一场将亡灵、世界各国和燃烧军团都卷入其中的战争。在这样的混乱吞噬艾泽拉斯的时候,古加尔和他的信徒们就能在相对无人阻止的情况下唤醒上古之神。

他们出发前往萨格拉斯之墓,因为古尔丹的记忆告诉他有一股力量正在那里等待着。他们得到了萨格拉斯之眼,而玛维紧追而至。在达拉然附近伊利丹用他的魔法对巫妖王进行攻击,如果不是暗夜精灵和血精灵联军他就成功了。在War3里面我们知道泰兰德掉进了水里,玛维向玛法里奥撒了谎,而凯尔萨斯揭穿了她的谎言,怒风兄弟联手去拯救他们深爱的泰兰德。联军使基尔加丹交给他的任务失败了,伊利丹逃到了外域,而玛维也追着他。他对巫妖王的攻击确实造成了一些伤害,使得像希尔瓦娜斯等亡灵重新获得自由,但是并没有造成彻底的毁灭。

在外域,由玛瑟里顿领导的燃烧军团自从耐奥祖的传送门将这个星球变成一个极佳的军团入侵准备地之后就建立了自己的基地。伊利丹被玛维抓住,因为她自从传送门关闭之后就没法回去了。对这个恶魔猎手来说的好事是,瓦斯琪和凯尔萨斯救了他,破碎者阿卡玛也加入了他们的队伍。他们从玛瑟里顿手里夺得了黑暗神殿,伊利丹自封为外域之王……但基尔加丹并不同意。他仍然有个任务要伊利丹去完成,那个他曾经失败了的任务。伊利丹回到外域,将他的注意力放到了他真正的目标,与燃烧军团作战,彻底毁灭他们。

死亡之翼与黑龙军团

让我们从巨龙开始,从死亡之翼与他的黑龙军团开始。他披着达瓦尔·普瑞斯托的身份,渗透了洛丹伦,操纵了一系列事件。拜他所赐,暴风城只得独自面对部落的入侵,而洛丹伦的联盟也支离破碎。 他甚至有奥妮克希亚与奈法利安这对儿女在宫廷上协助。

原先的说法是,他并未在第二次大战前以普瑞斯托的身份活动,而他的儿女也从未在宫中协助他。死亡之翼派遣他们去渗透,是因为他本人需要与兽人交涉,以将自己拥有的黑龙蛋送往外域。

在小说《巨龙时代》中,罗宁与克拉苏斯致力于解放守护巨龙阿莱克斯塔萨。在死亡之翼的操纵下,兽人得以奴役她。小说内容有相当的变动:现在是死亡之翼本人委派罗宁与一支小队前往兽人处,使得兽人离开据点而更易受攻击。 罗宁召集了他的朋友们——温蕾萨·风行者,弗斯塔德·蛮锤,但原先的说法则是在此任务前他们并未结识。

阿莱克斯塔萨挣脱了枷锁,在狱卒对她使用恶魔之魂前杀死了他们;而先前在克拉苏斯求援后,其他守护巨龙也密切关注着此地。 巨龙时代被吃掉了不少,但结局却并未改变。 恶魔之魂被毁了,红龙女王自由了,死亡之翼逃走了。奥妮克希亚决意渗透暴风城,而奈法利安则在黑石山盘踞,手握那所谓的正统部落。

熔火之心

黑石山中的另外一支势力是拉格纳罗斯和由达格兰·索瑞森领导的黑铁矮人。他被描述为被拉格纳罗斯强化并下令绑架了麦格尼·铜须的女儿茉艾拉。茉艾拉在黑铁对她做了这一切之后依然爱上了达格兰,当我们来到她的面前并杀死了达格兰后,她决定继续他的工作。他一直希望将人民从拉格纳罗斯的控制下解放出来,于是茉艾拉放出消息说拉格纳罗斯正在聚集力量,并且会是对这个世界的一个威胁……并稍微夸大了一点。她同样让世界知道,在这座山的深处藏有财宝和拥有无尽力量的神器。她希望富有冒险精神(或者是贪婪的)英雄们能联合起来,击溃拉格纳罗斯的防线,并将炎魔之王放逐回元素领域。她的计划比她预想的完成得还要更好。在联盟部落为这流言而开始准备之前,另一个势力已经开始行动了:海达希亚水元素。水元素一直以来都是火元素的宿敌。他们向任何愿意挑战拉格纳罗斯的人提供帮助和奖励。

她操纵着世界并解放了她的人民,但这仅仅是一个开始,因为“真正的部落”和奈法利安依然是她人民的威胁。茉艾拉再一次放出消息说黑石山深处有威胁,奈法利安和“真正的部落”也被英雄们清理了,这些行动主要是部落所为。茉艾拉完美地将这座山保护下来给她的人民。大灾变时期,在拉格纳罗斯和死亡之翼结盟时她的一些人民选择臣服于炎魔之王,而茉艾拉利用父亲被变成钻石的契机决定回到铁炉堡。现在暂时不确定这些臣服的黑铁矮人是不是即将成为同盟种族的成员。

古加尔

在过去的设定里面,古加尔在漫画里和麦德安、迦罗娜、瓦里安和塞拉摩会议中有着重要戏份,但在之前的编年史里我们已经发现他们已经把麦德安从故事里面移除了。第三卷确认了在古加尔和暮光之锤聆听上古之神低语的时候就已经消失了。迦罗娜的意志被卡德加解放,想和他穿越黑暗之门,但他请求迦罗娜去猎杀古加尔,而她也这么做了。这减慢了暮光之锤的行动,也激怒了上古之神。他们的低语不停攻击着食人魔的意志,直到他有足够的力量去设下陷阱。他知道迦罗娜无法抗拒前去寻找他的想法,于是便引诱她到一场打斗中,很轻松地就再次控制了她的意志。总之,在古加尔前往希利苏斯和安其拉的时候,迦罗娜就已经被控制了。

他击碎了束缚克苏恩的镣铐,而这发生在甲虫之墙倒塌——导致世界联合起来并做到了击败上古之神这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事件——之前。或许有人会问编年史是否有给出关于上古之神命运的回答,而它仅仅说它们被击败了而没有被杀死。在完成了克苏恩的事务之后,古加尔前往诺森德去拜访尤格萨隆。他没能击碎尤格萨隆的束缚,但他能够对其进行攻击,使得尤格萨隆得以对守护者和泰坦设施取得完全的控制。他的意志变得坚定,但发生在克苏恩身上的事件让他知道,联盟和部落的联军是一个巨大的威胁。这就是为什么迦罗娜被派去塞拉摩的和平峰会,打断了会议并被吉安娜和艾格文抓了起来。他们没能彻底打碎她意志上的束缚,但她用她的意志力去猎杀古加尔和他的教徒,在大灾变时期迦罗娜最终取得了成功。但这依然没有解释,艾格文是何时何地去世的,因为她的死亡和麦德安相关,同时也没解释梅里为何最后会让恐惧魔王卡斯纳拉提尔进到自己体内。

经典时代到大灾变期间的一些事件

出于一些原因他们确认了萨尔在杜隆塔尔的建立战役中联合各个势力,同时也确认了雷克萨杀死了戴林·普罗德摩尔。联盟对库尔提拉斯希望复仇的想法没有回应,这使得他们十分愤怒,但并不是主要指向联盟,而是导致了他父亲死亡的女儿。

在过去有一个故事线,关于巴纳扎尔和克尔苏加德以及灰烬使者和莫格莱尼的奇怪结盟。在某种程度上,他们把这个故事线清理了,巴纳扎尔从希尔瓦娜斯手上活了下来,为了他自己的目标杀死了莫格莱尼,而克尔苏加德得到了他的尸体和堕落的灰烬使者,取得了自己的优势。

瓦斯琪女士和她在赞加沼泽的任务是为部队获取水源,杀死任何猜测他们创造新永恒之井的人。

凯尔萨斯因为他的魔瘾与基尔加丹和燃烧军团结盟。恶魔猎手对抗军团的秘密行动疏远了他的盟友,让凯尔萨斯对基尔加丹的甜言蜜语无法抵抗。

阿达尔命令维伦前往艾泽拉斯,带领部队协助对抗外域的燃烧军团,基尔加丹得知了此事并对此表示欢迎。他希望我们前往外域对付伊利丹,而这就是为什么他的部队重新打开了黑暗之门,让我们来到外域。

希尔瓦娜斯对谁创造了愤怒之门事件中使用的瘟疫一事撒了谎。这是在她的命令下做的,编年史也予以了确认,她仅仅是对此撒了谎,并将责任推给了瓦里玛萨斯和普特雷斯。

恩佐斯据说被笼罩在狂热之梦的海洋中,被无名恐怖之骨环绕,尚未被凡人所触及。正如我们已知的,恩佐斯在大灾变时期死亡之翼试图将世界带往暮光之刻的时间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他被恩佐斯赋予了巨大的力量,所以为何在巨龙之魂副本最后他会变成一个触手般的存在。

加尔鲁什和凯恩最终发展到进行玛克戈拉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暮光之锤的兽人攻击了联盟部落德鲁伊之间的和平会面。加尔鲁什那种好战的天性使得凯恩并不赞同他,并且用加尔鲁什唯一理解的语言和他对话——玛克戈拉。

大灾变的终局还是一样的,但他们只是说守护巨龙失去了很大一部分的力量。并没有提到他们的永生或者他们繁育下一代的能力,让人不禁怀疑他们的内心是否有变化。同时这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去清理下诺兹多姆的故事,关于时间旅行的内容。他们给了一点关于时间流的描述,以及青铜龙如何保持其纯净。

提示:支持键盘“← →”键翻页 阅读全文

相关推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