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电玩巴士

随时随地,获取最新游戏资讯

退出
WOW

8.0官方小说部落阵营视角故事 义战节选翻译

发布时间:2018/4/17 17:38:00 来源:NGA 作者:炸弹小p

8.0官方小说部落阵营视角故事 义战节选翻译

那精灵的面庞扭曲着,有那么一瞬间,萨鲁法尔怀疑他几乎是要哭号一声。但并未如此——在他回光返照之际,濒死的潜行者朝萨鲁法尔的靴子啐了一口,血痕与口水在他的护甲上交融。之后,他便安详地去了。

莫尔卡手持两柄短斧,步至萨鲁法尔身旁。一切结束的太快,她甚至未及轮动这两把斧子。“奋战至死,”她评论道,“他的人民会为他而骄傲。”

萨鲁法尔表示同意。此等灵魂。而我还未曾知道他的名字。

“你发现了这刺客,干得漂亮。”萨鲁法尔说道,“但他本不该走得这么远。”

他大步走出,低声咆哮。这里遍地都是攻城技工,护卫与士卒。阿斯特兰纳已淹没在部落的洪流中,却没有一个人发现信步走入腹地的这个陌生人。没有一个人去盘问他。

他会享受夸大其辞将此事讲给部属的过程。

“仔细听我说!”他如此开始。一颗颗头颅转向了他。一道道目光注视着他的战斧与板甲上的血迹。“部落是否需要有人时刻提醒我们身处战争之中?部落是否需要——”

话语戛然而止。他的下一拍心跳仿佛成了永恒。他久经磨练的直觉,终于紧攫住被疲倦搅乱的思绪。那个男孩并不是来杀他的。 他只是试图把萨鲁法尔引至室外。

训斥部下的迫切使得萨鲁法尔的举止正中那男孩下怀。你这是自寻死路,老糊涂。他扭过身去,跳回了旅馆中。顷刻,大地震颤,玛法里奥·怒风在他方才傲立的位置着陆。

“Lok-Narash!”他吼道。拿起武器!

他的谏士与谋士已在大厅中列队,迫使他在队前也做好准备。如同大多数暗夜精灵的的建筑,此处的墙壁有三面敞开,令他们得以望见外面的混乱。攻城技工争先恐后地逃离玛法里奥,却因背后的箭矢与利刃而扑倒在地。

并非只有玛法里奥。这是卡多雷在灰谷的最后一搏,一场针对此战指挥官的斩首攻势。而萨鲁法尔——他们轻而易举地让他身陷其中。阿斯特兰纳是一座出口无几的孤岛。易守难攻。

却也插翅难逃。

在这没有几面墙的建筑中,萨鲁法尔堪堪找到了掩体。为了对抗大德鲁伊。

末日降临。

外面的混乱愈发激烈,旅店内也随之陷入黑暗。玛法里奥·怒风沿玄关徐步向前,双眼紧盯着萨鲁法尔。大王的三位谏士向玛法里奥冲去。

“不!”萨鲁法尔吼道。

玛法里奥仍在前进,腕上钢铁般的利爪并未在血精灵和两个兽人身上停留。他越过三人的躯体,继续向前迈来。

莫尔卡抓紧了萨鲁法尔的肩膀。“快走,大王,”她说道,“我们会为你争取时间。”

不,他们争取不了。无法争取哪怕一次心跳的时间。是时候为荣耀而死了。“拿上那些地图,”他低声道。“带给大酋长。”

莫尔卡的睁圆了双眼,但萨鲁法尔扭过头去,咆哮道。“玛法里奥·怒风!我向你发起玛克戈拉!”

这语句在他听来是那样荒诞。向暗夜精灵发起一场至死方休的兽人决斗,能有什么用呢?这不要紧。玛法里奥是为萨鲁法尔而来。他不会去追这群参谋。

萨鲁法尔扫了一眼旅店内的部落士兵。看到他们脸上的困惑,他便提高了声音:“玛法里奥归我了,你们这群孬种!五秒后如果你们还没离开旅店,我就亲自把你们宰了!”

莫尔卡似乎被激怒了,但她选择了服从。她抓起地图筒,冲出了旅店。余下的士兵也迅速照做。

玛法里奥始终在与萨鲁法尔对视。“一场决斗,萨鲁法尔?”他轻柔地问道——轻柔似风暴眼,又如墓穴中新掘出的土。“你以为我还会在意什么决斗?”

“如果你怕了,你可以逃走。”萨鲁法尔说。他正争取时间。仅此而已。若是说萨鲁法尔还有一丝胜算可以期盼,那便是部落进军的路线可以送到希尔瓦娜斯手中,这样战争也许不会就此结束。“或者你可以来打一场,看看是你死还是我活。”

玛法里奥默不做声,举起了双臂。旅店震颤,地板作响,屋顶呻吟。

萨鲁法尔自双唇间挤出一声龇吼。自然之力并非蕴含在一次挥拳或是一片刀刃中。它蕴含被野火烧尽而几年内恢复如初的林地中。它蕴含在被弃置了短短数年便芳草萋萋的大城市中。它蕴含在继承了祖先的本能而残杀数百代的捕食者与猎物中。

在一位德鲁伊的手中,数个世纪间的此种力量可凝聚至弹指一挥间。而在玛法里奥的手中……

这座旅馆,与其中的一切,都会在须臾间归于尘土。

在藤蔓与根须撕裂这旅馆时,萨鲁法尔挥动巨斧,向前跃去。玛法里奥微微侧身,令他一击落空。钢爪向萨鲁法尔的头颅袭去。兽人险些未能以斧柄挡下。

萨鲁法尔怒喝一声,斧刃划破空气,而玛法里奥的攻击却锲入了他肩甲间的缝隙。

血液滴落在地板上。根须,数不胜数的根须,有如一整座丛林的根须抓着萨鲁法尔的脚踝。他试图挣脱,不断将困住他的植物斩断。

当旅店开始在兽人的头顶崩塌时,他选择坦然接受死亡。与怒风这样的存在为敌,纵然失败也毫无耻辱可言。不过是在决不投降的情况下结束了这一切。

突如其来的爆炸将他掀翻在地,晕眩不已。萨鲁法尔合上了双眼。结束了。他的双手逐渐麻木,些许刺痛感则是源自旅店废墟间回响的黑暗力量——

黑暗力量?

萨鲁法尔睁开了双眼。玛法里奥不再看向自己。他的双臂在面前交叠,一根在紫雾中扭曲的箭矢,就在他的面前炸裂。翡翠色的光芒亮起,与黑暗抗衡;玛法里奥冲向希尔瓦娜斯·风行者,而后者则扣上第二只箭,零距离射击。

萨鲁法尔试图跃起,但他的双腿却不听使唤。

旅店自头顶垮塌,他被黑暗与痛苦所裹挟。但他还没死。至少现在还没死。

死亡可不会这般疼痛。

提示:支持键盘“← →”键翻页 阅读全文

相关推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