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魔兽世界 >> 文学背景 >> 小说文学 > 正文

崩溃的艾泽拉斯-:惊魂祖尔法拉克(一)

作者:埃兰有几颗牙 来源:网络 发布时间:2016/4/12 13:58:27

关键词>>八卦杂谈丨魔兽文学丨魔兽小说丨艾泽拉斯丨祖尔法拉克

摘要:超人气魔兽同人小说《崩溃的艾泽拉斯》系列,新的系列又与大家见面了!今天我们带来的这个系列是一个发生在祖尔的惊魂故事。。。。。

崩溃的艾泽拉斯-:惊魂祖尔法拉克(一) 

  我是莎拉,我是军情七处的一员。

  此刻,我与雷欧纳尔正准备到位于塔纳利斯大沙漠东北的祖尔法拉克打探一些关于汉娜之刃的消息,可是,我们遇到了危机。

  此刻,我们正在两座沙丘之间,远远的前方,已经有泛黄的断壁残垣倒在黄沙里,如果我没猜错,那里应该就是我们的目的地,祖尔法拉克。可是,那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在我们两边的沙丘上,出现了四五十人的巨魔队伍,他们一字排开站在金光耀眼的沙丘顶端,浓黑的影子打在他们脚底,仿佛为那两座沙丘镀上了一层如同磐石的压抑边框。

  “雷欧纳尔,快上来,”我紧紧抓着鞍绳,几乎要叫出声,“现在转身,还来得及,他们的轻木弓可没有太远的射程!”

  雷欧纳尔后退了两步,忽然,猛地一翻身坐在了我的身后,可就在他接过了缰绳要甩动的时候,却忽然在我耳边轻轻叹了口气,“我们走不了了。”

  那句话让我一惊,蓦然回头,只见我们后方也出现了那么一大排巨魔,他们都有红色的头发与尖锐的獠牙,手里是拉满的弓,尖锐的羽箭笔直的指着我们。

  “下来!举起手!不然,叫你们变刺猬!”为首的一名巨魔将双手拢在嘴前,朝我们大喊。没错,这又是个会说人类语言的家伙!

  在上百把弓箭的威胁下,我与雷欧纳尔下了骆驼。

  “你不会飞么?雷欧纳尔?你的翅膀呢?”借着踩地时的沙沙声的掩饰,我飞快的问了一句有意无意将我挡在胸口之下的青年。

  “如果我们飞起来,我们就真的变活靶子了。”他蠕动这嘴唇,以极低的声音飞速说道。

  “嘿!你们!人类,干什么来的?!”不期 ,我听见为首的那名巨魔在大吼,越过雷欧纳尔的胳膊,我看见他带着自己的队伍缓缓逼近。

  “打不过,”雷欧纳尔不动声色的朝我撇了撇嘴,“投降吧。”话音未落,他转过身去,并将自己的双手高抬抱头,惊慌失措的大喊,“别伤害我们!我们是普通的旅行者!我们没有恶意!我们遇到了强盗,偏离了方向!我们……”

  “哼,普通的旅行者,”为首的巨魔警惕的按着腰间的匕首,冷冷的重复,“沙漠里可有不少‘普通的旅行者’都带着刀和剑,杀死我们的战士,夺取我们的宝藏……”他带着他的人在十步之外停下,发光的眼睛上上下下的打量着雷欧纳尔,然后,还特意歪过头凶恶的瞥了我一眼。雷欧纳尔立刻用肩胛扇了我一下,我会意的把脸埋进了他的后背,紧紧攥住了他背后的衣料,努力的将恐惧害怕表现了出来。

  “噢……求您了……这是我的小女友,请别……别吓唬她我们……”雷欧纳尔说的磕磕巴巴,全身都在打抖,如果我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我会真的以为他已经吓的要尿裤子了。

  我忽然有点想笑。

  “【巨魔语】呵……这两人看起来也不像是强盗,”我听见为首的巨魔鄙夷的道,“【巨魔语】十有八-九是科考队的漏网之鱼,把他们逮起来,关进地牢,跟那些废物关一起,明天,我们吃肉!”

  于是,此刻,我们被两名并不友好的巨魔守卫推进了地下牢房,这儿是个离地面有五六十米深的地洞,一线沙砾如同永不枯竭的泉水一样从天花板的正中央流下。这里面只点着一盏豆大的油灯,所以,非常昏暗。

  这并不是一间普通的牢房,当然,我指的可不是它的闷气,潮湿,恶臭,我是指这里面竟然有人在吵架,那声音大的完全掩住了守卫们打开铁锁,把我们推进去,然后又落锁的所有声响。

  “你再试试!”一个尖锐的嗓门在大叫,“我们必须要有援兵!”

  “抱歉,这里的魔法压制非常厉害,而且,我被打上了汲魔针,我的法力是干涸的,根本无法进行召唤仪式。”一个非常温和的声音带着歉意低声道。

  “在外面你不能召唤,被逮进来了你也不能召唤,你要什么时候才能召唤?”大嗓门不爽的大吼着。

  “召唤仪式需要大量的时间与精力才能完成,我需要专注施法,这在战斗时真的是无法进行的。”

  “噢!我要你何用?!你简直还不如纳格兰的粑粑有用!”

  “……呃……请冷静。”一个略显粗狂的声音插了进去。

  “冷静?!给我记住,你们休想让我付给你们一毛钱!”

  高声喧哗让高大的守卫也有些不耐烦了,其中的一名拿着手里的钢鞭狠狠的抽了抽金属牢笼,尖锐的碰撞声震得地牢顶上不住的落下小沙石。

  “闭嘴!不然,煮了!”这一声咆哮非常有用,至少让整个地牢都死寂了三秒中,守卫似乎很满意自己这效果,大笑了三声后,便跨出了地牢的木门,“【巨魔语】一伙蠢猪!”只听见砰的一声,木门在他身后关闭,带出了一阵恶臭的风。

  直到这时,我才一把推开了一直紧搂着我的雷欧纳尔。

  没错,从刚才到现在,我的注意力一直都在雷欧纳尔的手上,他的力气不大,却叫人没法挣脱,“你这是借机揩油,雷欧纳尔,我会鄙视你的。”我瞪着他,咬牙切齿。

  “噢!莎拉!你误解我了!”那见鬼的家伙一脸虚假的痛心疾首,“对可爱女孩的保护欲望从来都是出自我的真心!”

  真心?!

  我的脸不由的抽了抽,“从现在开始,离我两米远!”

  “噢!我的心受伤了!莎拉!”

  “呃……你们是谁?”就在那时,一个略显粗犷的声音插了进来。

  扭头,这一回,我这才第一次看清了刚才在牢房深处吵架的那几个人,确切的说,是他们的影子。

  走近了,我发现他们有三个人,有两名是人类,一个强壮的像猛犸象,满手刀疤,另一个则略显瘦弱,淡淡的魔法气息不住的从他身上外泄,融入空气,最后面的那一个则是一名地精,他和其他地精一样矮小,丑陋。

  此刻,他们一个个都衣衫褴褛,眼下嘴角还带着瘀伤。

  等等,其中的一个人怎么那么眼熟呢?

  就在我惊讶的盯着那个人的时候,那个人也惊讶的盯着我,好半天,他才不确定的开口,“……您……您是莎拉小姐吗?”

  我盯着他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我们究竟在哪儿遇见过,“对,您是……”

  那人抓了抓板寸头,笑了一下,可能是那个动作牵动了他脸上的伤口,他又立刻把五官痛苦的皱成了一团,“嘶……您忘了?我们一起去冬泉谷采过草药,冰盖草和黑莲花……”

  “噢!”听他这么一说,我终于想起来了,这名中年男人不就是丹尼尔工会里的那名术士大师么,“弗雷大师!”

  “遇上您,或许我们有救了!”

  “你们是他请来的帮手么?!”就在那时,绿皮地精扯着尖锐的声音大声插话道,“很好,但愿你们俩能比他们更有用!当然,我是不会付给你们工钱的!你们只是搭头!”

  我瞧了瞧地精,又瞧了瞧雷欧纳尔,然后,在地精惊骇拒绝的尖叫里,我们联手把他捆成了木乃伊,在他嘴里也塞满了烂布。

  做完那些之后,我在地精呜呜的啜泣声里,回头看了看目瞪口呆的弗雷,“我们继续说吧。对了,这位是雷欧纳尔,他只会比我更厉害。”

  “日安,先生们。”雷欧纳尔微微欠了欠身,礼仪无可挑剔。

  弗雷张了张嘴,“呃……噢……”半晌,他似乎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指着自己身边那名长相粗犷体格强壮的男人道,“这位是我们工会的会长,迎春花。”

  “噗--”我直接喷了。

  在弗雷与迎春花并不流畅的叙述中,我了解了事情的大概。

  那名被我与雷欧纳尔捆起来的地精是弗雷与迎春花的雇主,名叫维特兹,是一名投机商人。由于不久之前,联盟与部落的勇士们联手把祖尔法拉克里的邪恶势力扫荡一空,所以,他打算来这里挖挖古董,碰碰运气,可是,没想到,运气没有碰上,他们碰上了巨魔。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被捕之后,这伙巨魔没有把他们立刻下锅,而是囚禁了起来。

  “我总觉得这里有问题,”说道那里,弗雷皱着眉头担忧的开口,“这儿的魔法气息有些怪异,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北面。”

  “在被逮住前的几个夜里,我们也注意过这些巨魔的动向,他们的行动就像是在四处警戒,似乎有什么不得了的东西被他们藏在祖尔法拉克深处。”迎春花补充道,“他们在弗雷身上打下了汲魔针,所以,弗雷无法施展法术基尔罗格之眼去看个究竟。”

  “不得了的东西?”迎春花的措辞让我的心里莫名的涌起了不安,由我去看看吧,他们可不知道我是一名法师。“”抬手,精纯的紫色奥术能量在我掌心一闪而过,“魔法视觉。”

  瞬间,我视野变成了一片蒙蒙紫色,围墙,木门,那一切都不见了,在我眼前的,只有这个世界上最纯粹的魔力波动。

  我一路前行着。

  看得出来,这里设有压制魔法结界,元素与魔法都非常稀薄,可是,在北方,我却发现了一块无比浓郁的魔力云雾。

  它就像是有生命那样一张一缩,外泄出的能量极少,无数的元素绕着它的四周尖叫,飞窜。

  那是什么?

  我不由的眯起双眼,将精神力蔓延过去。

  我小心翼翼的进入了那片浓郁的魔法云雾,氤氲的雾气背后,我看见了闪耀着光芒的魔法符文,看见了形状诡异的图腾,看见了高速旋转的庞大法阵群,然后,在法阵正中央的半空,我忽然看见有什么东西在那儿飘动。

  它往左一点,整团云雾就会往左飘动,它往右一些,整团云雾也会跟着它往右,它呼吸一下,整团云雾就会张合一次。

  那应该就是整团魔法云雾的核心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透心的悲痛从里面汩汩而出,让人情不自禁的想要流泪。

  “……妈……妈……”我隐约听见有个很幼稚的声音在云雾里轻声啜泣,就像被遗弃了那样伤心。

  小孩?魔法云雾的里面困着个小孩子?!

  顿了一下,我立刻朝云雾靠了过去。

  在此,我必须说一句,这团魔法云雾离我们大约有几千米远,所以,为了维持自己的视觉,我已经竭尽全力了,根本不可能再分神去加强隐藏魔法或是自然融合一类的法术。

  这让我吃了大苦头,就在我快要可以看清楚那团东西的时候,雾气那边忽然冒出了几根尖锐的金色能量组成的针,朝我直射过来,刹那,我感到一股尖锐的刺痛扎进了我的双眼,刺透了我的脑海。

  视野在瞬间变得殷红一片,鲜血淋漓!

  “嗷!”我立刻捂住了眼睛,朝后跌倒,法术也戛然而止。

  “莎拉小姐!”弗雷惊呼了一声。

  “莎拉!”雷欧纳尔一把扶住了我的肩膀,扶着我慢慢坐了下去,“怎么回事?你的眼睛怎么了?”他盯着我,焦急的询问。

  “没事,”我用力按了按泪流不止的眼睛,那儿并没有流血,一切都是幻觉,可那阵痛并不是幻觉,我遭到了魔法攻击,攻击我的东西魔力高超,它守护着一片庞大的魔法云雾,“……北边,祖尔法拉克深处真的有东西,有个小孩子被困在魔法云雾里了。”

  “小孩子?”

  “像是个精灵孩子,但在我看清楚他之前,我遭到了魔法攻击。”

  “我听说巨魔总是招来一些他们无法控制的邪灵,别告诉我,我们中彩了。”

  “那只是个小孩子。”

  “莎拉,你忘了么?奥妮克希亚曾经还是个人类大美女呢。”

崩溃的艾泽拉斯-:惊魂祖尔法拉克(一)

魔兽世界7.0版本内容汇总
精彩推荐
最新职业改动
其他推送 神器模型 PVP装备模型 恶魔猎手PVP天赋
相关资讯
{tgbus_tag:comment name="wow_comment" title="崩溃的艾泽拉斯-:惊魂祖尔法拉克(一)" charset="gb2312" domain="wow.tgbus.com" id="13789245" pagesize="5" /}

巴士发号

点击排行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