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魔兽世界 >> 文学背景 >> 小说文学 > 正文

崩溃的艾泽拉斯:乌鸦岭的哀怨 吸血鬼之歌

作者:埃兰有几颗牙 来源:网络 发布时间:2016/4/11 16:18:22

关键词>>八卦杂谈丨魔兽文学丨魔兽小说丨艾泽拉斯丨吸血鬼

摘要:超人气魔兽同人小说《崩溃的艾泽拉斯》系列,新的系列又与大家见面了!今天我们带来的这个系列是一个发生在乌鸦岭的恐怖传说。。。。。

崩溃的艾泽拉斯:乌鸦岭的哀怨 吸血鬼之歌

  我是莎拉,我是军情七处的一员。

  刨除那些叛徒,每一名军情七处的成员都誓死效忠暴风城国王。

  可你是否想过,除去沸腾的热血之外,到底年轻人为什么会这么玩命?

  就我翻越过的一些档案来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

  而此刻,我聆听着的正是雷欧纳尔.弗塔根的故事。我说过,雷欧纳尔的声音非常清越,当他娓娓道来的时候,你会感觉有一股清凉的风穿越了这炎热无比的沙漠,迎面吹来。

  “没错,我的母亲是一名吸血恶魔。”他在前方牵着骆驼,轻快的说着,轻快的就像他的脚步,“你对吸血恶魔知道多少?莎拉?”

  “嗯……”我趴在颠簸的骆驼背上思索了一下,“我的知识来自于圣光教典,据说,吸血恶魔是一种生性残忍,生活糜烂的黑暗生物。他们狡诈,嗜血,惧光。所做的一切都是只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他们的体力超绝,感觉敏锐,猎杀所有血肉生物,是所有艾泽拉斯生灵的大敌。”

  “嗯哼,背的不错,教典把吸血恶魔描述的非常生动。千万年来,吸血恶魔猎杀了不少血肉生物,其中很大一部分便是智慧人类。可以说,我们是不共戴天的大敌。”

  “吸血恶魔……”我喃喃的重复着,不由的眯着双眼望了一眼耀眼的天空,“雷欧纳尔,为什么你不怕光?”

  闻言,雷欧纳尔在前方笑了一声,回头看了我一下,“我说过,我的母亲是一名吸血恶魔,我的父亲却不是,所以,我的吸血恶魔血统并不纯,而且,偏向人类更多。这让我的力量打折扣的同时,却得到了不惧光芒的优待。”

  “这么说,是你的母亲逮住了你的父亲?”

  这一次,雷欧纳尔却没有立刻答复我,他一直默默的朝前走,浮沙在他的脚下不住的沙沙作响,最后,似乎成了这片沙漠里唯一的声音。

  “不,莎拉。”就在我以为他不会再开口时,他忽然轻声道,“这个世界已经变了,猎手与猎物的角色已经倒置。”

  那句话的信息含量满满,我不由的张大了嘴,“你的父亲逮住了你的母亲?!”

  “没错,据我母亲所说,我们氏族非常古老,曾居住在暮色森林里,你一定知道乌鸦岭墓地吧?”

  “我知道。”

  “在墓地深处,有一座巨大的上古地下墓穴---就是乌鸦岭墓地的前身。那儿曾是我们氏族的领地,后来,人类的势力扩张过去,我母亲告诉我,我们氏族与人类干了几仗狠的,可最终却不敌人多势众的人类军队,被迫逃亡。那一仗死了很多人,红了眼的人类几乎砸碎了所有被捕的吸血恶魔的脑袋,”说着,他又回过头,指了指自己被金色刘海遮住的额头,“对了,你也一定知道吸血恶魔的心脏就在头颅里,是么?”

  点了点头,我看着他一脸明媚的笑容,忽然觉得心里有些不好受。

  “可我的母亲存活下来了,因为,带领那只军队的将军,也就是我的父亲里克.弗塔根是她的情人。”

  “喔~”

  “其实,我知道我的母亲一点儿也不恨我的父亲,因为,每当她谈论起父亲的时候,虽然她会流泪,会咬牙,但是,她的目光却是深情满满的。你知道么,莎拉?哪怕被教典描述为邪恶黑暗的生灵,我们也是有情感的生物,我们不是石像。”

  我赞同的点了点头,又顾及到他走在前方看不见,立刻“嗯”了一声。

  “我的双亲在暗色河滩边初遇,一名是血气方刚的青年,一名是妖娆美丽的少女,他们一见钟情,夜夜私会。我觉得我好像能够想象出当时我的父亲对我的母亲说过的那些甜言蜜语。我的血管里也流动着弗塔根的血液,这个家族的男人似乎天生带着让女孩喜爱的光环,你说是不是?莎拉?”

  我像看白痴一样迎接了他再次投来的热切目光,触及我的眼神后,雷欧纳尔重重的叹了口气,扭开了头,“你真让人感到挫败,莎拉。”

  “你想听我说恭维话么?嗯,让我想想……”

  “还是算了,你这样把心理写在脸上也挺好。”

  “你就是说我肤浅咯?”

  “噢!当然不是!你是那么可爱,直率,让我倍感亲近与舒适,我非常喜欢你。”

  “你的甜言蜜语模式全开了?”

  “噢!这些话发自肺腑!”

  “……我们还是说回吸血恶魔吧。”

  雷欧纳尔无奈的笑了一声,“好吧好吧,”他沉默了一下,似乎在组织语言,“人类与吸血恶魔大战之后,我的父亲把我的母亲藏起来了,藏在暴风要塞边的一座小园子里,我的父亲在那里有一处房产。”

  “紧邻着风暴要塞?!”

  “别那么惊讶,莎拉,其实那儿才是最安全的地方,不会有奇奇怪怪的人走来走去试图窥探什么。我相信,我的母亲在那儿一定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因为,就在那里,他们有了我。说起来,你一定不知道一件事,吸血恶魔的孕育时间非常非常的悠长,长到可以把人无比激动的心情磨灭,把最恩爱的情人也磨成陌路人。”

  “……也就是说……”

  “对,我父亲抛弃我们了,在第五年的一个夜里,他把我的母亲送出了暴风城。我的母亲无处可去,她只能悄悄回到了氏族曾经的领地里。在那个黑暗的地方,她产下了我,我们在那里生活了许许多多日升日落,大约有二十年。噢,我忘了和你说,吸血恶魔的成长期也是非常悠长的,那时候我大约只有人类孩子七八岁的模样,也正是对什么都好奇的年岁。我清楚的记得,那是个春天的正午,我乘母亲休息的时候,偷偷溜出了地下墓穴。我第一次发现,阳光并不像母亲所说的那样可以把我融化,相反,阳光照在身上非常的舒服,要比呆在阴冷的墓穴里舒服的多,而且,在白日里,所有的一切都更加色彩鲜艳,绿的树,黄的花,蓝的天,甚至连鸟鸣都要更加清脆……我沿着阳光透过枝叶洒下的一地碎末越走越远,走进了森林深处,那时,我以为我走在了通往童话的路上,可是,后来我才知道,那时的我,正走在通往地狱的路上。在森林里,我遇上了一只豺狼人,我说过,那时候我的体格矮小,根本不是那凶物的对手,我几乎被那头畜牲给拆成了零件,如果不是我的母亲及时出现,我肯定死了。我重伤不起,需要大量的鲜血才能修补好身体。为了救我,被阳光融化了近乎一半的母亲开始袭击她所见到的一切血肉生物,鸟,狼,老鼠,还有,人类。可你也知道,乌鸦岭早就是人类的领地了,所以……”

  “……所以,她被抓住了?”

  雷欧纳尔沉重的点了点头,陷入了沉默。

  我想我能够猜到被守夜人抓住的吸血恶魔会受到什么样的虐待,脑海里闪过的那些从书籍上看来的酷刑让我一下子也陷入了沉默。

  我盯着他后脑勺上不住飘起的发丝,许久,才开口问,“那你呢?那些人类也折磨你了么?”

  “我?没有。”他低声道,可是,我还是注意到了他嗓音里的一丝抖动,“……我被母亲封在地下墓穴的隐秘隔层里,透过猫眼亲眼看着那些人把我的母亲捆在柱子上,打算烧死她。我的母亲曾告诉过我,吸血恶魔如果被圣焰烧死,那么,他的灵魂将永远痛苦。她在柱子上熬了整整三天,我听着她的惨叫整整听了三天……三天……最终,是路过乌鸦岭的伯瓦尔.弗塔根公爵阻止了那些人,出手……出手‘净化’了我的母亲。在夜里,也是他在墓穴里找到了我,并且把我母亲最后的留言告诉了我,因为那些话,我决心将一切都藏于心底,随着公爵回到了暴风城。”

  “弗塔根公爵?他对你说了什么?”

  “他说……”可是,雷欧纳尔却没有把话说完,而是猛地停住脚,盯住了左前方。

  在那儿,一座高高的沙丘正在烈日下默默矗立,弯弯曲曲的沙线随着不知道从哪儿吹来的热风游移不定。

  “雷欧纳尔?”我不由的狐疑的唤了他一声。

  他慢慢的俯低了身体,“我们大约遇上麻烦了,莎拉。”

崩溃的艾泽拉斯:乌鸦岭的哀怨 吸血鬼之歌

魔兽世界7.0版本内容汇总
精彩推荐
最新职业改动
其他推送 神器模型 PVP装备模型 恶魔猎手PVP天赋
相关资讯
{tgbus_tag:comment name="wow_comment" title="崩溃的艾泽拉斯:乌鸦岭的哀怨 吸血鬼之歌" charset="gb2312" domain="wow.tgbus.com" id="13789096" pagesize="5" /}

巴士发号

点击排行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