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电玩巴士

随时随地,获取最新游戏资讯

退出
WOW

魔兽同人小说:达伦·铁山上尉的战地日记

发布时间:2015/5/14 15:09:33 来源:NGA 作者:巡山人格罗德

魔兽同人小说:达伦·铁山上尉的战地日记

  第一日

  一名信使于早上八时抵达丹加洛克,当我的副官将这位先生领进指挥部时,

  几乎整个堡垒的弟兄们都听到了他嘴里的坏消息,南海镇西侧的碧玉矿洞遭到了袭击,我们的铁矿石供应将被迫中断。

  虽然消息不妙,但我们还是热情地款待了这位可怜的人——用的是来自南海镇的烈酒和奥特兰克山谷的干酪,至少,我们的食物储备还算丰富。

  我让运输队的小伙子们捎上信使先生,去南海镇一趟。三十把战斧和同等数量的圆盾应该能满足赫尼·马雷布镇长的要求。

  众所周知,这是丹加洛克战备物资中的一部分——出于对联盟的忠诚和对盟友的责任,我同意在本已十分紧张的储备中划拨这一批装备,交由南海镇的士兵和民兵使用。

  我真诚地希望治安官雷德帕斯能在矿洞取得进展,他是个强壮的战士,也是位坚韧的指挥官,如果希尔斯布莱德镇的防务由他负责,那儿也许不会这么快沦陷。

  我的人类盟友本来还希望能借用一批盔甲,但很显然,他们忽略了身材问题,我们矮人的盔甲手艺精良,但他们太过高大,无法得到卡兹莫丹锻造工艺的庇护。

  塔尔玛·雷矛女士于晚十点进入丹加洛克,纯属不请自来。

  如果不是看在她叔叔的份上,我真该将她轰出大门。她想让我派一队小伙子,护送她穿越战区前往奥特兰克。

  安威玛尔的胡子在上,这还不如派那些小伙子去突袭幽暗城——也许这样危险性更小。我应该尽早安排人手送她离开,南海镇还有去米奈希尔港的渡船,这是个好方法。

  我将今天标记为战备状态的第一日。

  第二日

  早操后,我命令老达姆护送雷矛女士前往南海镇,搭乘那班渡船,随后一直将她送回铁炉堡。

  塔尔玛·雷矛继承了那个著名家族的火爆脾气,但我还是想方设法让她听从了我的建议。这对达姆也许有些不容易,他是个好中士,但不擅长对付女人。

  也许等他完成了这个任务,我将考虑为他添上第三条杠——能对付好雷矛女士,就足以作为上士统带一个班的弟兄。

  晚餐过后——今天的血肠烧糊了,我已命令厨子每日承担三小时的额外勤务,持续一周——运输队的小伙子们安全返回,

  显然,镇长和治安官对我们的援助相当满意,他们运回了整整十箱烈酒作为报答,外加一批洛丹伦优质火药——尽管我们还储备有相当多的分量,但这类物资永远不嫌多。

  运输队的小伙子们带回消息,已经有一批天灾,或是被遗忘者——天知道这些再度复生的家伙有什么区别——在北面的大道活动。

  我已命令全连队做好战斗准备,开始在堡垒外围挖掘半环形防御工事,而堡垒正门的瞭望哨也保持全天不间断。

  我不担心那些不死怪物,联盟的主力随时都能支援我们,最近的一支部队就在南海镇。相比之下,扫清那帮该死的豺狼人更为急迫。

  这些混蛋占据了丹加洛克和南海镇之间的一座农场,为了不被这些家伙打劫,我的运输队必须朝北面绕很大一段路。

  第三日

  早上七时,我的副官带来一条消息,真是该死,南边海岸线上的那些娜迦海妖袭击了米奈希尔港来的渡船,那艘船上装载着几十吨补给物资和武器装备,都是大锻炉出产的上品。

  更为棘手的是,渡船只有一艘,这意味着雷矛女士和老达姆无法从南海镇撤离。不出所料,他们在正午时分返回了丹加洛克。那位女士显得有些兴高采烈,显然,她并不知道战争的残酷。

  看来我只能安排更多人手,护送她穿越索拉丁之墙,沿大桥南下——可那一带有该死的黑铁混蛋出没。我命令达姆带上四名弟兄和六头山羊,晚饭过后开始护送任务。

  我派出了一个小队的弟兄,去支援雷德帕斯的“鲜鱼”计划,这个计划得名于南海镇最近的民意诉求——吃上新鲜的鱼(这就要求他们消灭海滩上的一切敌对生物)。

  他希望丹加洛克和南海镇两面出击,一举消灭海岸线上的那些娜迦海妖。我得承认这个计划相当不错,但也很大胆。要知道,我的小伙子们都不擅长游泳,而这些海妖正是海滨作战的高手。

  小伙子们没能实现作战目标,我损失了五个人,雷德帕斯的人阵亡了七个,而那些该死的海妖依旧盘踞在南边。

  雷矛女士利用下午的时间,为丹加洛克制作了八捆毛料绷带,这正是我们急需的物资——而雷矛女士的手艺也确实不赖,连队里的那些女兵比她差远了。

  也许她留在这儿确实能发挥作用。当她跟着达姆启程北上的时候,我甚至开始有些思念起来。

  第四日

  我清点了连队的人手和物资,除去战死和不在队里的弟兄,我们还有一百一十二人,人人都能作战,包括运输队的小伙子们和两位随军牧师。

  我们有数量足够的武器、防具和弹药,还有两辆攻城坦克和足以支撑一周的油料。此外,我有必要详细记述一下我们丰盛的食物补给,成吨的熏肉、血肠和肉干堆放在板条箱中,一批绝无污染的面粉已经储存在布袋内,

  而更令人愉悦的是,我们还有两大桶麦酒和十二箱南海镇烈酒——这些烈酒都是玻璃瓶装,整齐地码放在木箱之内,其中十箱是南海镇前天送来的礼物。这些补给品都堆放在壁炉厅内,厨房里已经容纳不下如此多的物资。

  至于那些葡萄酒,我下令将它们分发到每一处执勤点,小伙子们在站岗和作战时会需要这些东西。

  北面的情况愈发糟糕,巡逻队回来报告说,大道以北已经有几支亡灵军队驻扎,按照营地的规模,每支队伍的数量都有百人以上,

  其中两队还携带有攻城器械。我决定派出一半队伍,连夜扫清南海镇与丹加洛克之间的那群豺狼人,夺回那座该死的农场。

  第五日

  事情变得有些棘手,昨晚的行动本该十分顺利,我们将那批呜哇乱叫的混蛋赶回了农场,但一队亡灵战士从侧翼突袭了我们。

  事发突然,我们猝不及防,而那些该死的亡灵又装备精良,真是一团糟。我不得不带领两个班的小伙子断后阻击,以保证大部分弟兄安全撤离。

  等我最后抵达堡垒时,已经是正午时分,我们一共六十二人出发,却只有四十八人安全返回,其中还有六个重伤员。

  这都是我的错,我本该派出侦察哨,这样就能发现那帮该死的亡灵。

  塔尔玛的绷带发挥了效用,随军牧师们对这批医疗品赞不绝口,但还是有两个重伤员没能撑过去。

  达姆和塔尔玛应该已经穿过索拉丁之墙,那边也许稍微安全一些,愿圣光庇护他们的返乡之旅。

  第六日

  我们和南海镇的连接已被切断,一支总数接近四百人的亡灵军队驻扎在西侧的丘陵上。

  他们没有发动进一步攻击,似乎在等待后续部队的抵达。北面暂时没有发现敌人,但他们迟早会来。

  我已下令加速外围工事的修筑,小伙子们战意高昂,傍晚时分,堡垒外侧的壕沟和掩体防线已经初步完工。

  我们的“可靠牌”侏儒高精度通讯器出了毛病,安威玛尔的胡子啊,这已经是三个月内的第五次损坏了,前四次都是那个叫吉克希尔的地精修好的——那可花了我好几个月的薪水。

  旅行商人吉克希尔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过来了,这个绿皮肤的瘦子人不坏,但太贪财。下一次见面时,我一定要问问他有没有在这通讯器上捣鬼。

  第七日

  坏消息,塔尔玛独自一人返回了堡垒——她根本没能穿过索拉丁之墙。

  一支亡灵军队已经封锁了那个区域,正在屠杀逃难路上的本地难民。

  达姆和他的小伙子在那附近遇上了一小支希尔斯布莱德民兵,他们正在努力救援附近的难民。

  我很高兴,达姆做了正确的选择,他值得在肩章上获得第三条杠。

  我将自己的房间让给了塔尔玛女士,但她执意在壁炉厅内休息。

  第八日

  北面出现了两支亡灵大军,而西侧的那支敌军也逼近了许多。

  我命令副官抵近侦察,得出的结论是,敌人多达九百人之众,其中有十来个憎恶。

  值得庆幸的是,我们暂时没有发现敌方的攻城武器或是空中力量。

  敌人于下午三时发动攻击,小伙子们在外围阵地上顽强抵抗,用火枪和迫击炮干掉了数十个不长眼睛的骨头战士。

  堡垒正门的火力也发挥了作用,两个体型魁梧的憎恶被我们的矛枪击中,倒在了外围阵地边上。

  晚间没有遭到袭击,我们运下来十二个伤员,塔尔玛正在照料他们。

  第九日

  敌人的数量又有增加,一支新的队伍抵达了北面的敌军营地。

  如此一来,敌人的总数达到了一千四百人左右,更糟的是,这支队伍带来了十辆攻城武器。

  我们放弃了外围阵地的东北角,那两个憎恶的残骸散发出阵阵恶臭,已经毒倒了两个好小伙子。

  敌方攻城武器没对我们造成什么杀伤,毕竟,矮人的工事手艺不是这些骨头怪物能够轻易摧毁的。

  我正在策划一次突袭,这将由我们的攻城坦克打头阵。

  第十日

  真是该死,那群亡灵怪物很聪明,他们改变了攻击方式。

  敌人的攻城武器不再装载骨块或石弹,而是朝我方阵地抛掷臭气熏天的尸块。

  到正午时分,我已下令放弃全部外围阵地,那儿已经被臭气熏染,弟兄们不能在瘟疫中冒险作战。

  还好,山中堡垒丹加洛克有良好的通风管道,不会被这种伎俩攻破。

  我清点起人手,全连队还有七十四名完好无损的弟兄,伤员们已全权交由塔尔玛和随军牧师们照看,情况还算不错。

  我计划在明天清晨发动突袭,两辆攻城坦克在前开路,碾碎那些骨头架子,而剩下的小伙子们跟在后边,一路突入敌军营地,干掉亡灵的指挥官。

  第十一日

  突袭计划相当成功,我们突破了西侧亡灵军队的防线,

  在坦克被丘陵地形阻挡之前,我们干掉了一百来个敌人,其中包括那支队伍的指挥官——这个复生的躯体已经被坦克的履带压碎,再度长眠于地下。

  在北面的敌人赶来支援之前,我们撤回了堡垒,如果再来上几次这样的突袭,敌人很快就会被我们消灭。

  今天有七个好小伙子阵亡。

  第十二日

  那群该死的、狡猾的、天知道怎么想出办法的亡灵怪物!

  他们在外围阵地的基础上挖掘了近十米宽的壕沟,我们的坦克现在成了一堆废铁,完全无法开出要塞之外。

  我们能守住正门,敌人的攻城武器砸不破精钢栅栏和岩石堡垒。

  借助设计良好的射击孔和弩枪,我们能给那些该死的怪物造成巨大杀伤。

  从这一页开始,日记本上出现了一些血污,上尉的字迹也变得潦草起来

  第十三日

  敌人的数量太多了,上午十时,他们借助数量优势,突破了丹加洛克正门防线。

  我的小伙子们沿东西两侧的过道撤往内部,但正门顶部的城楼据点已被分割开来,那儿有一个班的弟兄还在抵抗。

  那些亡灵战士占据了地下一层的大部分位置,包括停放攻城坦克的大厅。

  我和三十来个弟兄据守在西侧的两个房间内,把守着通往下面的楼梯,地下二层还在我们掌控之中。

  东侧的厨房传来枪声,那儿也有一批小伙子在把守,我们能通过地下二层相互连接。但正门顶部的那些弟兄没法儿撤到我们身边。

  塔尔玛在地下二层的壁炉厅内照料伤员,那儿还算安全。

  第十四日

  厨房失守了,小伙子们撤到地下二层,用石桌和石凳堵住东侧的楼梯。

  我们还在西侧的两个房间内战斗,敌人每十分钟发动一次袭击,但我们能抵挡住。

  下午三时,那些亡灵怪物试图施放毒气,但我很快打开了通风装置。

  感谢我们的侏儒盟友,这堡垒内的通风系统相当完备,那阵毒气烟雾几乎没对我们产生什么影响。

  对了,我手腕上这块加基森特稳定型时间指示器效果突出——它在近距离格斗中为我挡住了一次劈砍,并且毫发无损,还能继续转动!

  吉克希尔那儿还是有一些靠得住的东西,也许以后我该为弟兄们——至少是军官们——人手配备一份。

  第十五日

  由于伤亡持续,我们撤退到地下二层,但没有阻断楼梯——我们还得从这儿打回去。

  我下令分发备用武器,每一个活着的人都要作战——包括那些轻伤员。

  那些亡灵战士似乎休整了一天,他们并没有走下楼梯发动攻击——我在那儿布置了八名经验丰富的老巡山人,外加三副钢制捕熊夹,给这些骨头和尸体准备好了一场盛大的欢迎仪式。

  楼上的枪声还在继续,我想,正门顶部的那些弟兄还在坚持,我们必须将他们救回来。

  塔尔玛不同意这个冒险的计划,但我说服了我的军官和士官们,我们将在明日清晨行动,一路突破到正门,收复整个堡垒。

  那些该死的怪物肯定不会料到,我们敢在人手不足的情况下发动反击。

  第十六日

  我整顿好了队伍,突击队一共十八名战士,都是实战经验丰富的老手。

  塔尔玛将带领剩下的人守备地下二层。我们带上了一批小型炸弹,这将为我们的突击行动开路。

  我的计划是,整个突击队将在登上楼梯抵达地下一层后,沿着西侧走廊突进,一路扫荡到堡垒正门。

  随后,我带领一半弟兄重新组织正门防线,另一半弟兄沿楼梯杀上正门顶部,解救那儿的小伙子们。他们将继续扫清堡垒内部的敌人。

  我们已经收拾停当,将在十分钟后出发。塔尔玛出人意料地哭了,她将一枚小型精制爆盐炸弹递给了我,那是他们雷矛探险队的高科技家伙,比巡山人部队的小型炸弹高效得多。

  我将自己的手斧递给了她,希望她能保护好自己。

  如果不出意外,我将在明天的日记中记叙收复堡垒的详细情况。

  现在,我将带队出发,为了麦格尼国王陛下,为了卡兹莫丹!

  最后一页的字迹出奇地整洁

  六个小时过去了,铁山上尉依旧没有回来。

  地上一层的枪声已逐渐微弱,他们不该采取这样冒险的行动。

  我是雷矛家族的塔尔玛,以铁炉堡的名义,我将坚持到最后一刻。

  我将最后一批小型炸弹分发到每一个人手上,那些该死的亡灵战士就要下来了,我的直觉一向准确。

  上尉是个好人,我希望他能改变想法,突破重围,回到群山下的家乡。

  字迹再度变得混乱,几块墨渍洒落一侧

  敌人来了

提示:支持键盘“← →”键翻页 阅读全文

相关推荐

评论